您好,昆明圣火药业欢迎您!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990-5218

昆明圣火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理洫王_冠心病_圣火健康之家
您的当前位置: 集团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2013-12-15 2071次浏览 分类:行业动态  来源:本站

在中国,平均每天有360余人罹患宫颈癌,90余人因此丧命。这一数字几乎等于中国每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一半。

宫颈癌是目前唯一一种病因明确的恶性肿瘤,这也意味着,人类可以通过病因预防来避免疾病的发生。宫颈癌的病因是人类乳头瘤病毒(HPV)感染,利用疫苗预防HPV感染是预防肿瘤发生的重要手段。然而,这种本可以有效预防的癌症在中国依然有着较高的发病率。2011年卫生部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约3万名妇女死于宫颈癌,新发病例13.2万。在25—45岁的中国年轻女性中,宫颈癌死亡率高居所有疾病死亡率第二。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科主任医师魏丽惠告诉记者,作为一种可防治的恶性肿瘤,宫颈癌在中国的高发并不正常。

2006年,全球首个HPV疫苗在美国上市。在过去的7年间,全世界127个国家已经应用HPV疫苗,大幅降低了引起宫颈癌的HPV患病率和癌前病变发生率。其中许多国家甚至已经将HPV疫苗列入国家计划免疫的范畴。

如今,中国也积极开展了对HPV疫苗的研究和审批。然而,从6月29日“2013宫颈癌防控高峰论坛”上记者获悉,在中国,HPV疫苗的上市审批虽已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但可能至少还要等3-5年才能在中国受试者中收集到疫苗对癌前病变影响的足够数据。

“3-5年的等待,就意味着十几万个鲜活生命的离去,几十万人患病,近千万人被感染。”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肿瘤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室主任乔友林告诉表示,中国引进并纳入国家免疫的第一种预防癌症的疫苗,乙肝疫苗用了17年的时间。作为第二种预防癌症的疫苗,HPV疫苗或许可以少走一点弯路,少一点等待时间。

逐步扩大的筛查

宫颈癌的发病与人们熟知的乙肝肝癌的发病颇为类似,都是通过病毒长期感染,最终导致的人体组织癌变。

2008年,随着新一轮医改启动,妇女宫颈癌检查再次列入了中国卫生、医疗工作重点。2009年,卫生部、财政部和全国妇联联合实施的妇女“两癌”(宫颈癌、乳腺癌)检查专项。到2010年,有1000多万农村妇女接受了检查。2012年到2014年范围将扩大到3000万人。

成绩有目共睹,但前路仍非坦途。中国的宫颈癌防治之路依然面临着许多难题和挑战。

“筛查覆盖率低是我国宫颈癌预防的瓶颈。同时,对于宫颈癌的筛查,缺乏相应的医疗检测人员、筛查准确率低也是目前宫颈癌筛查难以加快进展的主要原因。”乔友林说。

乔友林告诉记者,目前中国采用的宫颈癌筛查技术以巴氏涂片检查为主。这种技术价格便宜,一次检查只要30-40元,但是,由于需要相关细胞学医生进行人工染色、肉眼判读,准确率理论上最高只有80%。

同时,由于中国并没有相应的细胞学医生的培养机制,全国范围内能对巴氏涂片等细胞学检测准确判读的专业医生严重不足。在个别地区,由于缺少检测人员和专业常识,甚至出现了筛查样本在常温下随意堆放的情况,结果致使样本全部失效。其检测结果的准确率也就可想而知。

“如果要想培养足够数量的专业细胞学医生至少需要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中国的宫颈癌防治实在等不起。”乔友林表示。

难以逾越的机制

相比于上世纪末,目前宫颈癌的防治手段已经有了根本的变化。与会专家介绍,针对HPV病毒的HPV疫苗早在十年前已经研制成功,并在127个国家上市。以HPV疫苗为手段的宫颈癌预防体系已经在欧美、日本等51个国家相继建立,澳大利亚、英国等都将HPV疫苗列入国家免疫计划。

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组成员,玛格丽特?斯坦利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将HPV疫苗列入国家免疫计划的澳大利亚,HPV病毒感染大幅减少,降幅达到80%。生殖性疣发病率显著下降高达90%以上,宫颈癌癌前病变减少了50%。虽然HPV疫苗得到了美国FDA的认证,其有效性和安全性也得到了广泛的认证,但要进入中国市场,还需要通过中国的医药审批。乔友林介绍,在中国,出于人种和安全性的考量,任何一款新药的上市必须要有中国自己的三期临床试验数据。而除了甲类传染病防治药物外,中国和美国的药物认证尚未达成相互认可。这也意味着,HPV疫苗想要进入中国,势必要花费一段时间。

按照三期临床试验要求,前两期临床试验分别验证药品的毒性与剂量,花费一年左右的时间就能完成。验证药物有效性的第三期试验则需要等待癌前病变对比试验的结果。

目前两款进口HPV疫苗已经进入第三期临床试验,然而从试验对象感染HPV病毒到持续感染的发生需要1年左右时间,而进而转变为癌前病变至少还需要5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等待。

“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缩短这种制度性限制的等待时间。”魏丽惠告诉记者,在进口疫苗等待审批的过程当中,目前国产HPV疫苗也已经研制成功,并在今年年初刚刚完成对参与者三期临床实验志愿者的疫苗注射。

目前,各级专家已经达成共识,基于HPV疫苗在世界范围的安全和有效性,第三期临床试验的终点将从癌前病变的发生,变为HPV病毒的持续感染。这一变化将使国产及进口HPV疫苗的试验审批时间从5年以上缩短至1-2年。中国宫颈癌防治将面临新的契机。

搭建第一道防线

“适时搭建以HPV疫苗为基础的宫颈癌防治第一道防线,加快我国宫颈癌防治体系的建设期待被提上日程。”中华预防医学会妇女保健分会主任委员王临虹在会上表示。

然而,HPV疫苗过高的价格却使普通公众望而难及,纳入国家计划免疫更是财政力不从心的。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王华庆告诉记者,目前,HPV疫苗还没有在中国内地得到审批,网上查到的黑市价格(完成全部免疫共三针加诊疗费)约5000元。在香港地区,三针约3000港币;在实施了国家免疫计划的发达国家,HPV疫苗的价格也在一百多美元。

而目前,中国全部计划免疫疫苗的费用一共只有100元左右。以乙肝疫苗三联针为例,实际疫苗每剂(10微克)的政府招标价只有3元左右。“对于中国,HPV疫苗显然太贵了。”

“这和当年乙肝疫苗进入中国时十分相似。但是,以HPV疫苗为基础搭建为中国普通大众服务的第一道宫颈癌防治体系并非遥不可及。关键还要看政府的决心。”

乔友林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初,乙肝疫苗刚刚准许进口时,一支进口乙肝疫苗在中国的售价高达近千元/支,而当时中国普通城市职工的人均月收入只有不足100元。当时,没有人会想到乙肝疫苗会成为国家计划免疫的项目。

而后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1988年国产疫苗开始批量生产,直接将乙肝疫苗价格拉低到100元/支左右。

1992年,国家将乙肝纳入了计划免疫管理,政府为每名接种的幼儿承担40%的费用。


2002年,乙肝疫苗才最终成为计划免疫项目。批量化的生产也将乙肝疫苗的成本降低到目前水平。

“当时尚且不富裕的中国,完成这一过程用了17年。”乔友林不无感慨地表示,以现在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国民收入情况,中国或可用更短的时间来完成HPV疫苗的免疫。

如果将HPV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计划,不仅宫颈发病率将大大降低,也将大大降低宫颈癌的筛查次数。无论从经济还是从人民健康角度,以HPV疫苗为基础搭建中国宫颈癌防治体系并非缺乏可行性,对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反而更加廉价。